1元钱的IC卡如何撂倒18名贪官?

航亿苇 发表评论
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山东单县检察院反贪局办了一起IC卡贪腐案。一张成本不到1元的IC卡,牵出山东18名贪官,其中处级官员有杨文园、李云峰、姚政等5人,另有13名科级官员。这些贪官有省政府某机关的,也有菏泽、潍坊、烟台、淄博、聊城等地政府某机关的。至于是哪些政府机关,媒体不讲清楚,大家也不清楚,反正就是那些啥啥的了。

这事很简单的。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刘斌,是专门做IC卡生意的。现在IC卡到处都在使用,除了常见的银行卡,还有公交卡、会员卡、商店储值卡、门禁卡等。此外,还有政府机关、国企也迷上了这些卡。IC卡可以做单位的门禁卡,也可以做考勤卡、学习专用卡、电脑系统安全识别卡或其他什么的卡。现在科技时代嘛,用了这些卡就科技了,吃饭倍儿香,身体倍儿棒。

但是,IC卡虽然是科技产品,却是极低技术含量的一种科技,所以,做IC卡生意的所谓科技公司由于竞争门槛太低,就相互间杀价杀得太厉害,搞得大家都赚不了什么钱。但是,有一种特殊的市场,却可以风生水起,但关键是要有门路。这就是政府采购(含国企)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政府采购现在普遍采取招投标制,看似搞得比较正规,几事都要公开透明。但政府采购总会把程序搞得很复杂,准入门槛定得很高,企业若参加竞标,付出的成本与人力非常昂贵。这样,好多企业就无法参加自由竞标。而那类经营IC卡的企业,要在产品说出什么特色来,那就纯属扯谈了。可是,那又用什么方法来完成销售呢?简单又直接的做法,那就是拉关系,给回扣。刘斌的方法,就是极力拜门子,找关系,再每张IC卡许诺给关键人员1元钱回扣。这样,他的路就通了。然后,就是用一些方法应对招投标制程序,无非就是做一下形式主义。而一张成本不到1元的IC卡,合同价可以定到十几元到二十几元。最高他可以卖到25元,大约给出的回扣不止2元吧。一个单位嘛,IC卡总需求量不会太多。有的政府机关利用培训或企业年审什么的,迫使学员和企业办卡,数量会大些,也同样大得有限。面对这样一种状况,刘斌先生要赚钱,只有合同价虚高,并以备用的名义,让数量尽可能多些。有的单位采购的卡,有可能几十年都用不完。而这种生意,每一笔都不会特别大,也不会太引人注意。当然,刘斌的销售,不仅是IC卡,还包括一套软件系统和其他相关设备。

根据案情,刘斌先生通过这种行贿的方式一共“拉扰”、“腐蚀”了18名官员,总涉案金额2000万元,平均在每位贪官身上做了110多万元的生意,又用了数年时间。效益实际也是挺差的,算不上赚了大钱。他的公司在北京,人跑到山东做这生意,车旅费、应对招投标费用、拉关系费、回扣等花费,一年下来恐怕净利润也没落多少。报道没说刘斌先生干这营生究竟多少年。假设10年,他一年营业额才200万元。阁下帮他算算账,就知道最后能赚多少。刘斌是1980年代的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。最后栽在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IC卡上,也算有点滑稽。他或许没有运气或者思路不对。如果忽悠出一个淘宝或乐视之类的,也许人生路径就完全不同了。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案件中的真正主角是杨文园处官那号人。杨文园当然不止接受刘斌一人的贿款。他还合同其他人,侵吞公款总额达500余万元。最终,本案中,杨文园被判刑10年,罚金70万。刘斌被判刑2年,罚金30万,他的公司被判罚金100万。这个判决结果,符合老航的推断,刘斌最终没落下多少钱。刘斌在过程中,认了杨文园做“干妈”,可见仅有回扣是不够的,还得百般讨好,打感情牌。这类事件的主动权,永远在政府官员那一边。

针对政府采购,一些企业类似这种IC卡行贿式销售方式是比较常见的。对企业来说,也无可奈何。不然,你可能参加1万次政府招投标都拿不下一份政府合同。既然拿下了,就一定得价格虚高,不然,你的过往参加招投标的种种损失、车旅费补不回来,回扣也没有出处。而你的公司只要存在一天,房租、员工工资、水电费都是深重的负担。有人做政府采购生意,真能大发了。有人也就能因此喝一碗骨头汤罢了,但相比起来,又比做其他方面的生意要好一些。个人对刘斌先生却是比较同情的。他的公司及他的人生经这样一折腾,有些事就不好说了。就这么个事吧。

“扫一扫”欢迎关注航亿苇微信公众号:poem1962,更多珍藏送给您——

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分享到和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点击输入框获取验证码
发布

最新评论

和讯手机客户端免费下载